温其

佛系写手 随缘更新

【瓶邪】《喜欢上一个直男怎么办》


自从把小哥从门里接出来,我俩和胖子一起住到雨村之后,我对人生就失去了追求。每天睡到自然醒,逗逗狗,喂喂鸡,唯一的运动就是和隔壁大妈骂架。说来也奇怪,按我早十几年的性格,这种白开水一样的日子我绝对是过不下去的,那时候一天到晚总想着满世界折腾,现在却只觉得平淡才是真。

说到我们三个在雨村的生活,其实旁人是很难想象的,毕竟两个帅哥加一个胖子确实是很诡异的组合。村子里少不了有一些闲话,不过我对此并不在意,小哥和胖子当然更加无所谓。

小花和秀秀都是清楚这些年我经历的事的,所以能够理解我在雨村隐居的决定,但是我家里那边,尤其是我妈,是不太能接受的。她已经明示暗示过我好几次要我赶紧找个女朋友,甚至还...

【盾冬】玫瑰与葬礼

※时间线接复联三
※ooc怪我
※热爱每一位角色

James Buchanan Barnes 死了,死在了那场人们不愿提起的战争中。

地球上还有一半的人的故事都能用这句话作为结尾。

幸存下来的人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不举办葬礼,这场灾难太过突然,人们很难把它与死亡联系在一起,他们更愿意相信离开的人只是暂时消失了,而终有一天他们会回来。

生活依旧平静地继续着,并没有发生因集体悲伤过度而造成全球瘫痪的局面,人们照常上班、工作、休息,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正如同那个人所说的一样,宇宙更加平衡了。或许是人们终于知道后悔了,又或许是都还沉浸在战争的悲痛中,各个地方的纷争与犯罪确实减少了许多,因此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练习)

※脑洞向,无逻辑可言
※甜甜甜
※表白角色,ooc怪我

十点过后,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街道上的路灯很亮,把道路照得如同白天一样——纽约总是笼罩在光明之中。车辆在交错复杂的立交桥上飞驰,四通八达的道路像是这座城市的血管,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养料,维持这座城市庞大的生命力。

一道红色的身影在高楼间穿梭,一幢幢摩天大楼很快被他抛在身后。冰凉的月光照在柔软的布料上,给他周身笼上一圈微弱的光晕。

"Peter,今天的夜巡可以结束了,May给你设的宵禁快要到了。"机械音贴心地响起,避免了纽约人民的好邻居又一次挨骂。

"哦哦 , OK,谢谢你的提醒,Karen。"...

【EC】花吐症(原著向/一发完)

※原著向
※时间线设定为第一战后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特别声明,这篇OOC极其严重
※BE预警   

      

“总之,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Magneto站在会议桌前,简短地结束了任务总结,屈起食指敲了一下桌子示意散会。

Emma...

     1789年7月14日,起义的人民的脚步声在巴黎街头踏响,随着攻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阵地之后,人们的情绪更加高涨,多年来被压迫被剥削被奴役的愤怒和痛苦彻底通过这一场革命宣泄出来,不知是谁高声喊了一句“到巴士底狱去!”激愤的群众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涌向了那座象征着封建权力的堡垒。人们的喊声,接连不断的炮声,四处飞溅的鲜血,倒下的男人、女人、起义军、守军,尸横遍地,烟雾弥漫,震天的炮声不知响了多久,终于,一面白旗慢慢地从高墙后举了起来,短暂的安静后,人群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这是改变了世界的法国大革命的开始...

[EC]在你身边(原著向/一发完)

※原著向
※时间线设定为第一战后,兄弟会还没有正式成立
※可能有较多私设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纽约的街头寒气肆虐,冷风悄无声息地往行人的衣服里灌,满街都是穿着深色大衣,围着厚厚的围巾,大半张脸掩在帽檐下的人。大多数人都行色匆匆,双手藏在口袋里裹紧衣服,微微弓着身,艰难地顶着寒风前行。天色灰蒙蒙地,阳光暗淡,只透着微弱的白光,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叶孤零零地从枝头飘落,掉在地上被车轮碾成碎屑。
    ...

语文课上无聊的产物

【一首随笔小诗】

我是如此沉默无望地爱着你
点燃满腔热忱
跳跃的火焰逐渐升高
又慢慢在黑暗里归于沉寂
我无望的爱意从灰烬里悄悄生长出来

当我靠近你时
我的心总不安地跳动
即便会被你的光芒灼伤
我仍请求你
允许我跪伏着亲吻你的影子
蜷于你身下一小块阴影

我愿将整个身心和全部的灵魂献给你
只求你动人的双眼能分我一点儿余光
因为我是如此沉默无望地爱着你

© 温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