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其

佛系写手 随缘更新

[EC]在你身边(原著向/一发完)

※原著向
※时间线设定为第一战后,兄弟会还没有正式成立
※可能有较多私设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纽约的街头寒气肆虐,冷风悄无声息地往行人的衣服里灌,满街都是穿着深色大衣,围着厚厚的围巾,大半张脸掩在帽檐下的人。大多数人都行色匆匆,双手藏在口袋里裹紧衣服,微微弓着身,艰难地顶着寒风前行。天色灰蒙蒙地,阳光暗淡,只透着微弱的白光,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叶孤零零地从枝头飘落,掉在地上被车轮碾成碎屑。
      
         Erik沉默地走在人群里,无数人与他擦肩而过,眨眼间就消失在灰色的人潮里。他看着手机上第八次显示的无人接听,烦躁地皱起眉。
       
        他停下脚步,恍惚间不记得自己刚才是不是顺便看了时间。他从基地出来有多久了?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
       
        嘀嗒、嘀嗒、嘀嗒。
    
        Erik没有戴表,可是指针走过的声音就像在他耳边响起一样清晰。他觉得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他怎么也捕捉不到。
      
        嘀嗒、嘀嗒、嘀嗒。
     
        声音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他只觉得心脏也随着剧烈跳动起来,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像潮水般袭来,他几乎快要站立不住。Erik猛地一抬头,瞥见不远处的一个身影,似乎是个小孩子。那孩子大半个身子缩在墙壁后面,只露出半张脸盯着他,发觉他的视线之后快速地转头跑回了巷子里。一抹红发被风高高扬起。
       
       红发……红发!
     
     “Magneto。”Emma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Erik眼前一黑,接着眼前的景物飞速变化,蒙上一层炫目的光影,又慢慢归于平静,恢复成开始的模样。Erik迅速环顾了四周一圈。

    “我在你附近。”Emma的声音又在他脑中响起。

     Erik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记得我警告过你别进入我的脑子。”

    “我很抱歉。”Emma毫无歉意地说道,“但你似乎出了点状况。”

       Erik沉默了几秒,冷冷地说:“马上离开,我能处理好。”     Erik在原地等了一会,Emma的声音不再响起,他相信她已经离开了。
     
       现在他要去会会那个小变种人。
          

      Erik大步走进巷子里,如他所料,那个小变种人就在那里。他注视着她灿烂的红发,然后把视线慢慢挪到她的脸上。红发女孩看起来有些紧张,双手不安地绞着衣摆。Erik没有说话,他在思考如何带走这个孩子。过了好一会,红发女孩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微笑。Erik迅速抬起手,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变种人很危险。几个被扔在地上的易拉罐在他的控制下朝红发女孩冲去。
      
       女孩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扩大,瞳孔笼上一层红雾,像是通往无尽深渊的漩涡。
           

       Erik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双蓝色的眼睛,蓝眼睛的主人笑盈盈地看着他,Erik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爆炸了,那些易拉罐不受他控制的径直向蓝眼睛的青年冲去,他像是被定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几个易拉罐在距离青年还有半米左右时突然变成了子弹,瞬间穿透了青年的双腿。
       
     “NO —— !”Erik失控地大吼,想要冲向他,却又在看到那双蓝眼睛里盛满的悲伤和失望时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Erik……”蓝眼睛的主人轻声唤了他一声,随即低下头,自嘲般摇了摇头。眼里的苦涩仿佛化作实体一般紧紧缚住他的心脏,Erik因胸口的巨痛跪倒在地上。
      
       他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开口,青年的人影就慢慢消失不见,那双湛蓝的眼睛里离去时满溢出痛苦,和对他的厌恶。

       Erik从地上慢慢站起来,脸上面无表情,冷峻地令人害怕。眼前的迷雾重重散去,那个小变种人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神色惶恐,在他的注视下瘫软在地,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却依然倔强地瞪着他。Erik一言不发,挥挥手打昏了她。
      
       几乎是同一瞬间,Emma和Azazel出现在他身后,Azazel将女孩提起来,站到他们面前。Emma看向Erik,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方的地面。Emma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示意Azazel带她离开,三人消失在巷子里。
      
        Erik久久地站在原地。

        

       深重夜幕的笼罩下,一家不起眼的小酒吧里,音乐开得震天响,男男女女疯狂地晃动着身体,大笑、尖叫,灌下一杯又一杯泛着白沫的酒,每个人看起来都开心又放纵,而事实上,从他们脸上无所谓的笑意下,是隐藏着的疲惫,每个人都并不像在人前表现出来的那样纵情享乐,他们或者是自暴自弃,或者是借此发泄,又或者是逃避现实。
     
       Erik出神地盯着躺在手心的硬币,又灌下一杯酒。他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杯酒了,即使他的酒量并不差,但此时也有不免有些头晕。他揉了揉眼睛,把脸深深地埋在掌心里。
        
        过了好一会,他抬起头,有些讶异地发现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孩。那女孩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衣着暴露,画着浓妆,冲他露出大胆的微笑,歪着头晃了晃手里的空酒杯。
     
      “请我喝一杯?”女孩充满暗示地撩了撩脸侧的碎发。
      
         Erik沉默地看着她,女孩的神情渐渐变得恼怒,她确定自己从他眼里看到了轻蔑。
     
       “你——”她刚刚发出来一个音节,显然想说点什么,Erik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拍下几张纸钞在吧台上,转身离开。身后传来女孩骂骂咧咧的声音。
       
        Erik走出酒吧,朝身后抬起手,铁门砰地一声关上,隔绝了所有的嘈杂声。
       

       他茫然地走在街头,不知道该去哪。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发了什么疯,为什么要独自一人出来喝酒。他从见到那个小变种人之后心里就变得空落落的,像缺了点什么东西。
       
        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他像在朝谁否认一般摇了摇头。他的心不是已经被仇恨填满了吗?古巴海滩上漫天飞来的导弹,人类特工仇视着举起的枪,每一幕他都深深地刻在心里,日日夜夜提醒着他,要拯救变种人兄弟姐妹们,要让人类明白变种人才是更高级的进化形式。正因如此,他不相信还有什么能动摇自己坚定的心。
     
        但青年的身影一直在他面前挥之不去,他柔软的栗色卷发,湿润的红色嘴唇,泛着水光的蓝色眼睛,越是靠近,他心里的空洞就越大,有冷风呼啸而过,一阵阵的抽痛。
      
        Charles,他默念,Charles。

        

        Erik沿着公路走了很久。

       当他回过神时,已经站在了泽维尔天赋学院的大门前,他看着面前高耸的建筑,目光黯淡。整个人笼罩在身旁一颗大树的阴影下,和夜色彻底融为一体。
     
        他对着大门抬起一只手,指尖在半空中微微颤抖,最终还是垂下了胳膊。他转过身正要离开,不远处却传来谈笑说话的声音,Erik匆忙闪到一旁的大树后藏住自己。
    
        Raven推着Charles向这边走来,两人有说有笑,一幅温馨的景象。
       
        Erik听到Charles走近,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本想等他们走远再离开,但Charles和Raven却一直站在原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Raven,你觉得学校门前的这些树是不是该修理一下了?”Charles转头看着Raven,若有所思地说道,眼睛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
    
        Raven随着他的视线看去,也笑了起来,“确实该修理一下了。”
      
        Erik僵硬地从树后走出来,低着头站在他们面前。
       
      “Charles……”他的声音低得几乎要听不见,他真想转身就跑,可脚下却像生了根,挪不了半步。
     
      “啧,Erik,你是喝多了吗?脑子不清醒?居然觉得一棵树能遮得住你?”Raven嗤笑道。
      
        她皱起眉嗅了嗅,嫌弃地说:“还以为你转性了,居然有勇气来找Charles,没想到你还真是喝酒了啊,怪不得会突然跑过来。”
      
        Erik抬起头,目光冷峻地看着她,“那你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呢,Mystique?”Raven自知理亏,偏过头不看他,也不答话。
       
        Erik对她多次偷跑出去找Charles的行为心知肚明,只是一直没有说破,他们两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都想着同一个人,在这件事上Erik不知该如何阻拦她。
       
        眼看着两人又陷入针锋相对的局面,Charles连忙出声缓和气氛。
       
      “好久不见,my friend。”Charles的笑容一如初见般澄澈,仿佛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Charles……Charles,等等、你的腿?”Erik总算敢把目光挪回Charles身上,却被Charles坐在轮椅上的情形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Raven冷哼一声,Charles握了握她放在轮椅上的手,出声安慰道:“别这样,Raven。”Charles又转头看向Erik,避开了他的问题:“Erik,你今晚要留下来吗?”他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只是叙叙旧,好吗?”
       
         Erik还陷在震惊里回不过来,听见Charles说了什么,似乎是个疑问句,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Charles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我们走吧。

         

        Charels摇着轮椅走在前面,三个人沉默地穿过不算太长的走廊,到了楼梯前。

     “好了。”Charles在离两人两米处停下轮椅,然后转身看向他们,“Raven,带Erik去客房吧。”他微笑着与Raven平视,下巴扬起一点儿恰到好处的弧度,一副Raven嗤之以鼻的英国做派。

       他又转向Erik,微微皱起了眉,“我很抱歉,我的朋友,我真想和你好好叙会儿旧,但我现在必须得去照顾孩子们了。”Raven毫不留情地出声嘲讽道:“你可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Charles。”Charles朝Erik抱歉地笑笑,转动轮椅快速离开。

     “看来那群小鬼们又想念他们教授的睡前故事了。”Raven瘪瘪嘴,事实上她真的很不高兴,Charles以前明明只会给她一个人读故事的。
       
        她偏过头看看身边一言不发,只顾着看着Charles离开的背影出神的某人,心中冷哼了无数下。
       
        看来有人和她一样不痛快呢。
    
       她又等了一会儿,身旁的人还是没有一点儿动静,她忍不住出声道:“你还打算傻站在楼梯上多久?”Erik冷冷地瞟了她一眼,依旧没有说话。
        
         Raven感觉更不高兴了。
      
        Erik虽说平时态度也没有多友善,但也不至于这么恶劣,甚至因为她的能力的缘故,对她还算得上是很不错了,怎么一喝醉了就对她这么不加掩饰的讨厌,难道说这才是他的真实想法?
        
       Raven想到这儿,脸色更差了,如果不是Charels要她把Erik带去客房,她才不愿意管这个讨人厌的家伙。Erik保持了两步的距离跟着她,穿过长长的走廊,Raven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Erik有些恍惚,几个月前,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他就住在这里,此刻那些回忆全都随着这扇门一起打开了,搅得他原本就因酒精而不太清醒的脑子更加混乱了。
       
        Raven看着又开始发呆的Erik,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一丝怀疑,面前这个男人可一点儿都不像是能带领变种人创造出一个新的未来的人。
      
        Erik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Raven,他决定要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谈谈,但绝对不是现在,此刻他只想赶快睡一觉。
      
      “你可以走了。”
      
        Raven从未像此刻这样讨厌过Erik命令的语气,但她懒得和他争论,她认为就算她不说点什么,Erik的心情就已经够差了,因此她一秒钟都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就走。

         

      

       Erik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久,他的眼睛已经困到睁不开了,但意识却该死的清醒。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赶紧睡一觉,然后明天一早就离开,在所有人发现他来过之前。
       
        但他没办法睡着,甚至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吧,好吧,他无可奈何地想,只是去看他最后一眼,毕竟他还欠Charles一个·像样的道别。
     
        Erik悄无声息地走出房间,窗外明亮的月光倾泻进来,勉强能照亮屋内的情形,他凭着残留的记忆摸索着寻找学生们的宿舍。
     
        一段不太愉快的寻找之旅后,他终于看见一扇半掩着的门,隐隐约约地透出微弱的亮光,依稀传来说笑的声音。
      
        Erik停在原地,不敢再往前走,怕Charles会察觉到他。他慢慢调整呼吸,门内的声音渐渐清楚起来。
     

     “晚安,孩子们,该睡觉了。你们知道明天还要上课的对吧?”他听见Charles用温柔得像窗外的月光一样的声音说道。

        那群小鬼却不依不饶地冲他们的教授撒着娇,“当然,教授。可是能请您给我们讲一个睡前故事吗?或者念一首诗?随便什么都行,求您了。”
       
         Charles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好了,念完一首诗以后你们就必须得睡觉了。”
    
        然后是那群小鬼丝毫不加压抑的欢呼声,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一样高兴。
      
         Erik想象着Charles一定先微笑着看了每个孩子一眼,然后用奇怪却好听的口音轻轻地念着:

      

       “I wish you enough sun to keep you bright.
   
         

         I wish you enough rain to appreciate the sun more.

       

         I wish you enough happiness to keep you alive.

    

         I wish you enough pain so that the smallest joys in life appear much bigger.

      

         I wish you enough hellos to get you through the final goodbye.①”
        
      

       Charles念完最后一句,抬起头又环视了一圈孩子们,他们都用最单纯,最天真的眼神看着他,围绕在他身边,他们的眼睛闪闪发亮,像是藏着漫天星辰,而他就像是置身于宇宙星辰之中的一个人,有幸领略到这世间最美好的景色。
      
        没等Charles说些什么,孩子们就自觉地躺回了床上,拉起被子盖好,乖乖地合上了眼睛,整齐划一地喊道:“晚安,教授。”
      
        Charles也微笑着回答:“做个好梦,孩子们。”
        
        他轻轻地关掉灯,在黑暗里静静地呆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孩子们平稳的呼吸声后才转动轮椅悄悄离开房间。
        
        他刚出房门,正准备转身关上门时,铜制大门却在他身后自己关上了,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Charles。”Erik从阴影里慢慢走出来,声音低沉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Charles打趣道:“Erik,你现在看起来可真像一个做了噩梦寻求安慰的小可怜。需要我给你一个拥抱吗?”他的蓝眼睛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着狡黠的光芒。
     
        Erik一言不发,事实上他很想出言反驳Charles,可他的喉咙却该死的哽住了,而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
        
        没有得到Erik的回答, Charles的神色慢慢变得正经起来,他转动轮椅朝Erik靠近,把手轻轻覆上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蓝色的眼睛饱含忧虑地望着他。
       
      “Charles。”Erik又一次喊道。
      
      “ I' m  here , Erik。 ”Charles能感受到他心里的痛苦与挣扎,即使他不使用能力,也能对他的感觉感同身受,可他却不知道怎样安慰他,怎样才能减轻他的痛苦,即使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心灵感应者。
       
        他能做的就只有静静地陪在他身边。

      他们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一动不动,像是两尊雕像。四周静的出奇,哪怕是平时最常听见的树叶的沙沙声,风穿过走廊的声音,或是偶尔响起的一两声小虫的鸣叫声,此刻都完全销声匿迹了,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Hey,Erik,”Charles尽力让气氛不再那么沉重,他轻快地眨了眨眼睛,“你想下一盘棋吗?”
       
        Erik没有答话,他像是还沉浸在之前的悲伤情绪里,又像是因为Charles的话而惊讶愣住了。在此刻之前,他从未想过Charles还能够,并且还愿意心平气和地再和他下一盘棋。当然,他们现在的状况也已经让他足够讶异了,那么再发生点什么不真实的事情也似乎可以接受了。
       
        但在他跟在Charles身后往书房走去的路上,他还是忍不住忐忑地开口道:“Charles,你知道,再次见到你之前,我没想过你还愿意接纳我,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我永远都不会抛下你一个人,我随时都欢迎你回到我身边,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Charles慢慢地说道,声音里多了几分认真。
        
         Erik沉默了,他偷偷运用能力让轮椅走得快了些,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重温过去的那段日子了。
        

       Charles打开书房的门,微微侧身示意Erik先进,Erik有些僵硬地走进去,他扫视了一圈,华丽深沉的地毯,满满当当的书架,柔软的沙发,跳动的炉火,这里的摆设和之前一模一样,就连物品摆放的位置都毫无变化。
      
       “Charles,你真的很念旧。”Erik忍不住感叹道。
    
        Charles笑得眉眼弯弯,“是啊,所以我才总是想念你。”
      
         Erik无奈地摇摇头。Charles总能轻而易举地让他的心跳得像一个莽撞的小伙子,而他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因此他快步走向书桌,那副象棋安静地躺在那儿。
        
        它并没有积上一点灰,相反还很干净,但Erik一眼就看出它很久没有被用过了。
      
        Charkes费力地把自己挪到沙发上,Erik想帮忙,却被Charles拒绝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坐到这个沙发上了,通常我就坐在轮椅上,看着炉火发呆。但是,我总要适应的,比如说,怎样从轮椅上下来,或者怎样一个人下棋。”
     
      “你看起来很紧张,Erik,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Charles注意到Erik的脸色有些难看。God,如果是因为他说的那些话造成的话,那就是他的过错了,天知道他只是想解释一下而已,却无意让Erik又陷入了自责中。
      
        现在你在这儿我就很满足了。Charles在心里补充道。
      
     “Charles,我能问问……你的腿,你的腿怎么样了吗?”话出口的瞬间,Erik就后悔了,他不该在喝酒之后还想进行一些深入的交谈,显然他只会找一些愚蠢的话题。
      
       他忐忑地看向Charles,试图从他的表情中发现点什么。
      
       然而Charles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对他说:“你真的想知道吗?”
       
        Erik低声回答,“是的,我想知道。”
      
      “Well, it's  just  no  feeling,no  control,nothing。”
      
     “但你完全不必为此感到抱歉,你知道我没有怪过你。反而是你现在让我有点担心,Erik,我希望我们能一直像从前那样亲密,不管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正在发生什么,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我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永远不变。”
       
        Charles的双眼映出跳动的火焰。他总是充满希望,爱和温暖,即使所有人都伤害了他,他也依然像一面湖一样包容那些恶意,把痛苦拥入怀抱。
       
        温柔这个词并不适合形容他,因为他就是温柔本身。
       
         Erik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们坐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你来我往地不知对弈了多少局,但谁的心思都显然不在棋盘上。
      
      “Erik,我能问问你今晚为什么会到这儿来吗?”
        
        Erik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走,听到Charles的询问,他故作冷静地抬起了头,被他停在面前的一枚棋子却微微晃了晃,险些掉下去。
       
        Erik把棋子放回桌上,双手交叠,直起身子看向Charles。 
      
       “我找到了一个小变种人。”
     
       “她的能力很奇妙。”
        

        Charlea点点头,示意Erik继续说下去,Erik却顿住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开口,告诉Charles他今天经历的环境吗?他想不到要怎么说。 
    
      “好吧,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吧?这没什么,我只是随口一问。”Charles耸耸肩,换了个更轻松的坐姿。
       
      “谈谈那个……小变种人?……嗯……这样称呼她是不是不太好?你没有问一问她的名字吗?”Charles显然不习惯用这种方式称呼人,他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事实上,我和她见面没多久,Emma就把她带回兄弟会了。”
      
     “好吧。那么,那是个怎样的小姑娘?”Charles对孩子总是有着极大的兴趣,Erik不明白为什么,但却莫名地不讨厌这听起来十分优柔寡断的一点。 
       
      “红发。奇特。无家可归。”Erik很简洁地介绍了这个孩子。 
       
      “听起来是个可怜的小姑娘。既然她愿意跟着你,那你可要好好地带着她,记得要温柔一点。小孩子可不会喜欢严肃冷漠的Magneto。”Charles俏皮地眨了眨蓝色的眼睛。
     
       “我不知道。”
    
       “什么?”Charles不解。
   
       “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着我。”Erik深深地皱眉。
      
          Charles严肃起来,他注视着Erik灰绿色的眼睛,问道:“这么说,你没有询问她是否愿意就把她带走了?你强迫她?”
     
          他的声音太过认真,Erik毫不怀疑如果他说是,Charles会马上和他争论,让他放了那个小变种人。
    
        但他依然轻轻点了点头。
    
        Charles看起来生气极了,Erik有些紧张,但他依然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Charles,你……”
       
        Charles愤怒地打断了他,“你怎么能这么做!她只是个无辜的小孩子,你怎么可以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她扯进变种人和人类的战争中来!这对她不公平,我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
    
        Erik冷眼看他,“公平?从她作为一个变种人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就注定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我只是在领她走上她必须要走的路。”
      
     “战斗不是她必须走的路!变种人和人类之间的确存在矛盾,我们的确不得不斗争,但不是以这种方式!变种人和人类之间不是只有你死我活,我们可以和平共处。怎样寻求和平,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不是把自己放在更高的位置上,一昧用暴力解决问题!”
       
      “Charles,你永远都是那么天真!你总是抱有可笑的幻想,因为你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你的人生太顺利了,你根本就不懂得大多数变种人同胞们经历的是怎样悲惨的遭遇!人类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消灭我们,我们之间不可能会有真正的和平!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弃那些荒谬的幻想!”
     
        Charles不再继续回吼过去。他拨开垂落在额前的一缕发丝,沉默地任胸膛剧烈起伏。他的眼睛因情绪激动而蒙上一层水雾,脸颊涨成了红色,嘴唇被咬得泛白。
     
        Erik用力地把手按在太阳穴上,想要停止脑子里令他头疼不已的轰鸣声。
      
        房间里各种金属制品杂乱的到处都是,但此刻没有人想去管。
     
       过了好一会儿,Charles终于开口,他疲惫地说道:“Erik,你去睡觉吧,我累了。”
       
       Erik没有一丝犹豫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Charles听着他离开的脚步,闭上眼睛。
      
       他不想这样的。
       
       但他们总会为了各自的立场争吵,这是没法改变的事情。
       
       他们都再清楚不过。

     

       Erik在柔软的大床上枕着阳光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花了足足半分钟才想起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且崩溃地接受了自己在泽维尔庄园的床上睡了一晚的事实。
     
        当他终于注意到床头柜上震动个不停的手机时,手机里已经塞满了Emma轰炸了几百条的信息和未接来电。Erik头疼地按了按眉心,犹豫着接起了电话。电话一接通,Emma比平时提高了十几个分贝的声音就直穿他的耳膜。
    
      “Magneto!我还以为你死了呢!”Emma听起来正处于暴走的边缘,那边似乎还传来高跟鞋用力敲击地面的声音。
    
      “有什么事?”
   
      “呵,什么事?你溺在Charles Xaiver的蓝眼睛里还没有清醒吧?你觉得我找你还能为了·什么事?”Emma咬牙切齿地说。
      
         Erik立即紧张起来,“兄弟会出了什么事?”
     
        Emma在电话另一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带回来的那个小变种人,她的能力可真是妙极了,她让所以的弟兄们都陷入了困境。”
      
      “说具体点。”Erik亲自见识过那个女孩儿的能力,心里不免涌起一丝担心。
       
       “你知道她的能力是制造幻境吧?我们把她带回兄弟会之后,她情绪不稳,让所有人都陷入了幻境,我只能勉强控制住她,但现在弟兄们由于幻境的影响都很恐慌,你得赶快回来主持局面。”Emma顿了顿,恼火地吼道:“你知道昨晚在那样危急的情况下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你就算再怎么不想让人打断你的好事也不至于关机吧?”
     
         Erik选择性地忽视了Emma后一句质问,说了句他知道了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另一边,怒火宣泄到一半被强行打断的Emma愤怒地敲断了高跟鞋跟。

       Erik利落地穿好衣服,简单地收拾过后就准备离开。他深深地陷入了懊悔和对自己的恼怒中,他明明知道那个小变种人的能力有多危险,却还是任性地让Emma直接把她带回了兄弟会,而自己却不管不顾地跑来了泽维尔。他丝毫不介意Emma对他的责备,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行为。
      
        但就在他将要直接离开的时候,他看见了床头柜上用一只玻璃杯压着的纸条,是Charles的字迹。
      
        ——亲爱的朋友,介于今早我还有课,很抱歉我没法当面问候你。如果你醒来后感到不适的话,请到厨房里,我准备了醒酒汤,希望那会让你好受些。
     
        Erik仔细端详了一阵纸条上潇洒漂亮的字迹,小心地把它折叠好,放进了口袋。
     
       他并不打算去喝什么醒酒汤,但他突然觉得他有必要去找Charles告个别。

       Charles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对站在门口的Erik表示了一下惊讶。周围的学生虽然不敢靠近一脸冷漠的万磁王,却不停地窃窃私语,还有少数同学甚至看着两人对视的画面不受控制地发出了小声的尖叫。
     
        Charles在Erik把他们全部挂到墙上去之前拉着他飞速离开了现场。
     
        Erik任由Charles拉着他到了一片树林里。
       
        他看着Charles,Charles也看着他。Charles蓝色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那么灿烂,那么神采动人。他用那样温柔的神情看着Erik,就好像昨晚的争吵没有发生过一样。
       
        Erik想,虽然他不知道Charles是出于怎样的考虑,但他的确从来不会对他生气。无论他做了什么连自己都觉得混账的事情,Charles却总能原谅他。
      
        Charles的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欣喜:“有什么事吗,Erik?”
        
        他知道Charles因为他等他下课而高兴,而他因为这样清楚的认知而不知该如何开口说明他的来意。
       
       要怎样看着他那双蓝色的、澄澈的、纯净的、动人的眼睛说出“我要离开你”这样伤人的话?
       
        Erik不知道。

       

       Charles了然地叹了口气。 
      
      “你是来和我告别的对吗?”
     
        Erik伸出手,似乎想要去握Charles的手,却在将要触碰时犹豫着垂下,Charles先一步抓住他的手,紧紧握住。
    
        Erik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从上至下,在Charles的身上流连。
    
       他柔顺的栗色卷发,澄澈的蓝色眼睛,红润的嘴唇,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胸口处散开的两粒纽扣,漂亮的腰线,交叠着的双腿。Erik的目光过于炽热,他想把Charles的样子刻在脑海里。
    
     “好了,Erik。”即使Charles一开始再从容不过,也不免被Erik看得有些不自在。
     
        Erik稍微收敛了自己的目光。
      
      “Charles,我很抱歉不请自来地打搅了你一晚。”
      
      “Erik。”Charles有些无奈地喊他的名字,“你知道你能来我很开心。”
   
       “不只是为这个。我昨天真的不应该和你争吵,我其实一直很怀念和你在一起聊天下棋的时光,而我却把来之不易的机会浪费掉了。我不知道我们下次再见又会是什么时候。”
      
       Erik眉头皱成了结,就像他此时的心情一样,复杂而乱。
       
      心里有个声音鬼使神差地响起来,你可以留下来,为了他。
       
      这并不使他感到意外,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内心的想法。他就是这样该死的想念他。
   
       他鬼使神差地开口说道:“你知道你能说服我留下来。”
    
        Charles愣了一下,很快摇了摇头。
     
       他又露出了那种无奈的,宠溺的,像哄小孩子一样的笑容,“但我没法使你永远留下来,Erik,这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Erik不知道为什么没由来地一阵恐慌,Charles没有像他预料中那样挽留他——像他从前一直做的那样,反而拒绝了他。
      
       这使他感到不安,因此他显得有些急切。但他所有的想法和感受都憋在心里,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脸上的皱纹皱得更深。
     
        Charles用能洞悉一切的眼睛温柔地望着他,将另一只手叠在他们握着的手上。
 
       “Erik,我们都有各自要走的路不是吗?我们永远不会站在一起。这很矛盾,但事实就是如此。”
     
        Erik焦躁地打断了他,“我们本不必如此,我一直都希望你在我身边。”他把Charles的手握得更紧。
    
        Charles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手。“别难过,Erik,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我们现在这样也很不错不是吗?”Charles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我们能见面,能聊天,能叙旧。也许下次见面我们还可以交换一个吻。”
    
        Charles笑得很开心,他发誓他只是想开个玩笑,但Erik却认真得有些固执:“真的?”他灰绿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
    
        Charles愣了一下,更快地回答他。
   
      “当然。”
     

       清晨的阳光从树木枝叶的缝隙中倾洒下来,洋洋洒洒地落了一地,空气中漂浮着细小的尘埃,在晨光里打着旋儿。
    
         Erik迈着大步离开,枯枝在他脚下吱呀作响。他走得很慢,他能感受到身后紧紧追随着的视线。
    
        Charles的声音同时在他身后和脑海里响起:
      
      “My friend,I wish you enough。”

------------------END

詹一美老师生日快乐。

评论 ( 3 )
热度 ( 65 )

© 温其 | Powered by LOFTER